十年砍柴的博客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snkc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一个被故乡遗忘的名人

2012-11-04 17:36:19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1 次 | 评论 0 条

    (载《文史参考》)

    著名法学家江平的自传《岁月与枯荣》,回忆他在1949年作为燕京大学的学生,报名参加南下工作团,在集训时要接触各种乐器,以备随大军南下做宣传鼓动工作。他说自己对乐器几乎一窍不通,而有一位燕京的女同学尹仪芝,多才多艺,弹得一手好钢琴。——后来江平和尹仪芝都未南下,留在北京做青年工作。

我估计很少有读者能留心江先生所提到的这位女同学,而我读到此处,会心一笑,心想当时的江老对漂亮而多才艺的尹同学是否有“关雎”之思呢?

尹仪芝曾在我工作过的北京电子管厂担任过领导(不过90年代初我进该厂时,尹早从中国家用电器研究所所长任上离休),她是我乡一位名人的女儿,因此对她和她的父亲有所了解。

  尹的父亲尹仲容,在台湾可是一位赫赫有名的人物。尹仲容1949年随国民党政府到台湾后,任 “中央信托局”局长兼生产事业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委员(主任由陈诚兼任)。19537月任台湾“经济安定委员会”工业委员会召集人,主持台湾工业发展的设计、筹划、筹措资金、推动设厂等事宜。19546月,任台湾“行政院政务委员兼经济部部长”,曾同时身任行政院“经济安定委员会委员兼秘书长、外汇贸易审议委员会主任委员、美援运用委员会副主任委员、台湾银行董事长等要职,主持制订了台湾《加速经济发展计划大纲》,被后人称为 “台湾工业化之父”。1963年病逝时,蒋介石褒奖他:综其生平,忠以谋国,孝以事亲,好学深思,长才自奋,于艰难之际,为台湾经济开创新局,弼成生聚,戮力复兴。”

尹仲容1903416祖籍邵阳县太乙乡(今属邵东县流光岭镇),比同乡蒋廷黼小8岁,大廖耀湘3岁。其父亲在江西任县令,他诞生在南昌的官衙。尹的母亲石漱林(亦是邵阳县人,今属新邵县陈家坊)更是了不得,跟着丈夫在江西时,在南昌创办了江西第一所女子学校“正蒙女校”。尹仲容跟着母亲在“正蒙女校”完成了启蒙教育。

1925年,尹仲容毕业于南洋大学(今上海交通大学)电机工程系,后进入交通部工作。不到一年后,他被选拔到行政院做宋子文的秘书。——这是他由工科背景而成为一个财经专家的关键点,在民国经济大总管宋子文身边工作,耳提面命,受惠良多,宋也相当赏识他的才干。据他的同僚在其逝后回忆,这人办事很“霸蛮”。1960年他任台湾银行董事长,决定发行百元钞票。向立法委员说明发行大钞的好处,并拍着胸脯保证道:有什么不好结果,尽管把我枪毙。——如果不是和宋子文的这层关系,这种性格在官场上恐怕很难顺遂。

1955年,台湾的扬子木材公司倒闭,所贷的款成为呆账,当时做“经济部长”的尹仲容,因为在主管中信局时批准贷款给扬子木材公司,于是受到了监察院弹劾与法院公诉,媒体也怀疑他和扬子公司有不正当的利益来往。尹仲容于是辞去公职,应诉之余,在家里读书写作。大概是饱受非议的他,更能理解前辈乡贤郭嵩焘当年被举国士林唾骂的痛苦,这两年内他写就了《郭筠仙年谱》。尹仲容的著作,除了这一本外,还有《电磁学》、《工程数学》和《吕氏春秋校释》。——这四部书跨经史和理工,委实不易。

19578月,扬子贷款案大白,法院宣布尹仲容无罪,他重新得到重用。忠而见疑,对一个一向廉洁奉公的人来说,是极大的伤害。不知道他的早逝是否与此有关。他死后,家人无钱帮他买棺木下葬,最后经报纸报导,舆论一片哗然,学者及社会各界善心人士捐款,其家人才得以将其下葬。

这一切,当时远在北京的尹仪芝无法知晓,1963年的中国大陆,政治风云变幻莫测,出身于国民党官员家庭的共产党干部尹仪芝自然是小心谨慎。她的先生因为级别到了有看“内参”的资格,一天晚上悄悄地把从“内参”上看到老岳父逝世的消息告诉妻子。

尹仪芝的两位兄弟随父母去了台湾,她和另一位兄长留在大陆。尹仪芝在2003年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回忆:1947年,她考上了燕京大学和圣约翰大学,而父亲尹仲容作为国府高官,觉察到华北局势堪忧,强烈反对她北上,让她进上海的圣约翰大学。但从来没离开父母的她这次非常执拗,一定要去古都读大学。父母拗不过她,于是许她负笈北上。“平津战役”很快见了分晓,在燕大读书的尹仪芝留在华北,无法南下,和同学们敲锣打鼓迎接解放军。直到80年代,两岸开始来往,尹仪芝在香港见到了母亲和兄弟,母亲一见她抱着大哭,抱怨她为什么不听爸爸的话。

1952年,燕京大学被撤,此前的1949年初,尹仪芝和江平同时中断学业,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革命。曾任北平市青年文工团团长、北京市团市委常委和市政协副主席的李伯康在一篇文章写道:党中央进北京后不久,“领导上通知我们派一支小乐队去中南海参加中央机关的晚会。毛主席、朱总司令等中央领导同志都来了,许多女同志都争着请毛主席、朱总司令跳舞。我团的尹仪芝、章棣芬都幸运地得到了这个机会。毛主席和尹仪芝跳舞时,问她叫什么,是哪里人,知道她是湖南人后,毛主席高兴地说,那我们是同乡啊,又说,灵芝草是仙草,你的名字好啊。尹仪芝还请毛主席给她签了名。”

而此时,败退到台湾的尹仲容,正被委以重任,为台湾的振兴台湾经济而殚精竭虑,偶尔想起那位留在大陆的宝贝女儿,他的心是什么样的滋味呢?

 

2009年夏天,我回到母校兰州大学,在新闻学院做了个讲座。讲座完毕一位姓尹的女研究生前来打招呼,说和我是老乡,她是邵东流光岭人。我说:你们尹家在流光岭那一带是大姓呀,你可知道你们族里出了一个很牛的人尹仲容?

她摇头说,没听说过这人。

 

 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好食禁脔,贪念作祟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一位创办学校的“匪首”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十年砍柴

我的邮箱是:liy303@hotmail.com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